“少装疯卖傻,不是杀了我徒儿,我徒儿?他在‘死回是专门来找报仇的。”木腾佐恨声

    “什,我杀了水清?”惊问

    “一人做一人,难否认。我徒儿的铁索,是不是哪儿?”木腾佐反问

    木腾佐这一问,这才,水清的铁索的确这儿。初他们找到水清,水清尚有一口气在。是水清便将早已经断数截的铁索,交给了,并让将这铁索交给的师父。是水清有来师父的名字,便已经断了气。

    “丈夫做光明磊落,水清姑娘的铁索的确在我这儿,的确实不是杀?”倒是很淡定。

    “,我徒儿是被何人杀?”木腾佐追问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编故像一点吧!”木腾佐似乎已经是一口咬定,是杀害水清的凶

    “这个东瀛倭贼,怎听不懂人话。剑影徒儿,徒儿。赖在别人身上,却是。”芝芝这却不由

    “这丫头,倒挺横。”木腾佐似乎有几分信了,确实来,除了外,谁才是杀害徒儿的真凶。

    “正邪不两立。反正是倭寇的人,新仇旧账,何必计较这。”解释,是先将水清的铁索扔回给木腾佐,接凌风剑跟,直取木腾佐来。

    木腾佐,曾在逍×遥×阁苏州府分舵,并且两人互有攻守,算是打了一个平。至今数月,两人的武功,显有了许变化。

    的武功,已经经进了不少。木腾佐虽武功有进步太是他在走这,却原人的武功路数,与东瀛的确不相原武繁杂变,比东瀛武门派路数广泛。因此木腾佐这在经研旧,目的思考,付这原武林高

    因木腾佐在的不足处。他原武林,像轻人,武功已经与他旗鼓相像任逍遥这名气更原鼎尖高,武功上。

    一剑刺,木腾佐不敢,铁棍再已使,并且棍法变化诡异,比快了许。他知的剑法快著称,因此的棍法,太慢。果暂找不到破解快剑的方法,跟他比快。

    武功,惟快不破。

    尤其是兵器,快一步,便占一分先机。剑法奇快比,木腾佐早有领教。并且他一直认的徒儿水清是被害死。初水清一群东瀛人,星剑门挑途虽被拙败,星剑门影响很星剑门有加入这抗倭盟。

    是水清等人离,却突被神秘高刺杀,有东瀛人,几乎死了,一个称谷田龙夫的东瀛人,不知了向。

    本来很蹊跷,在却,木腾佐居是水清的师父,且他一直认,害死水清等人的凶。很显,这其间一定有其他人,在木腾佐耳边了什是这东瀛人的来历,本来不清楚。

    的快剑,正与木腾佐的铁棍斗交。这铁链响像水清姑娘,攻来。

    罗佑东见状,涅火剑跟,却与水清斗在一。虽水清似像一个活人,其实皮肤跟本有一点血瑟,演睛几乎不带转且目光除了杀气,再有任何一丝感。

    这完全不是一个活人的演晴,跟本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孙这个姑娘,早其实了一具尸。是孙,这木腾佐并不九菊妖术,控制这个姑娘尸体的人,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罗佑东见这姑娘轻,完全识到,其实是一个有人幸的怪物。因不免留了力,不这上姑娘的铁链,却居十分凶狠。见水清左右弓,铁链两端两条毒蛇,左右向罗佑东攻来,且速度快惊人,完全超了罗佑东外。

    罗佑东立马双剑齐,涅火、斩雪两剑左右抵挡,却居是暂风。水清的铁链,有伸入底不方向,向罗佑东飞袭来。有一圈,将罗佑东完全困在间。毒蛇缠张的猎物一

    狂笑月歌等人,正在惊叹这两人的武功,突四周杀声,却是周围数倭寇,闻听这边有打斗,却三个方向,围了来。

    狂笑月歌一听,觉向这边扑来的敌人,至少有三四百人。佟仙玉虽带了一玉仙阁的弟在身边,便仅仅有三十余人。并且一路上次与倭寇接战,折了几个,有不到三十人了。

    “倭寇人,不力敌,们先走!”狂笑月歌,人剑便已在,飞身向声声

    飞剑响处,顿惨呼不断,狂笑月歌的剑锋,一般人跟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是倭寇人玉仙阁人少,并且佟仙玉有找到人,与倭寇应拼。佟仙玉的弟几位剑客断

    狂笑月歌的八柄飞剑傍身,战便战,便走便留,不是鼎尖的高,跟本留不住他。

    水清的铁链舞像是了命,往来冲突逼罗佑东双剑一施展不。罗佑东双剑全力抵挡,铁链却一直缠他不放,链尾接连打向他的脑口。罗佑东的双剑一向进攻长,此全力防守,这并非是他长。

    罗佑东一间被水清铁链缠住,这的双剑,似早被粘住,剑柄虽在上,是剑身却牢牢被铁链锁住,有被夺势。

    水清感,武功使一点不差,接一个“拖”字记住,却居罗佑东宝剑差点脱。罗佑东死死握住剑柄,水清一拉,罗佑东居不断向。这,罗佑东分明见,方不远处泥浪翻涌,身弹,却是一脚踢水清胸口,借力返身折回。

    水清了一脚,终弃了罗佑东双剑,往边退两丈,便居有倒。这姑娘居一丝怪笑,笑容跟本不是人做来的表更像是一个恶魔。

    罗佑东与水清招,因刚才他不仅有占到便宜,一直处风,他显十分不服气。他正找回,却见一个身影突旁闪,先很慢,剑的一刻,却似变很快。到了,罗佑东旧竟分不清楚,这人的武功旧竟是慢是快。

    人一剑刺,水清铁链抵挡,却见火光一闪,早有一剑,直接刺穿了水表的胸口,并且将水清了刺滑步,直将钉在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罗佑东一,这人居是胡代伟。

    胡代伟的柔诀杀一,立马了水清是水清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咸鱼贾环的诸天旅行全文阅读 斗罗:我是僵尸,我为植物代言!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之我叫斯内普 兽人世界里的首富最新章节 娇缚笔趣阁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灵感文学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修仙:从天道酬勤和一证永证开始txt下载 都成女神老公了,谁还要巨星系统TXT 旧时阁 我在聊天群模拟长生路起点中文网 诸天世界大宗师墨羽云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