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饭!”

    贾昶转头向了一脸委屈吧吧的,哭笑不立,海一走了

    脸上顿云转晴了,圆乎乎的脸上露了灿烂的笑容,一蹦一跳的跟在贾昶的身,演睛亮晶晶的,嘴角隐隐有晶莹流,一副贪吃猫的

    贾昶,林,三人了午饭,瘫在座位上,两圆滚滚的,嘴直哼哼,贪吃撑到了,让贾昶格外笑。

    “玉儿,果有这丫头活泼了!”

    林儿林黛玉,十分懂不愿给添麻烦,让人疼,这丫头一般活泼,肺,有任何的烦恼,他这个做父亲的需担了。

    到此处,林虑,是因贾昶的包容,贾昶了,是不是此活泼,虑。

    林海突的这个念头,像是野草一般,疯狂的长,了极志力,方才克制住,饭贾昶谈论一风花雪月,这才离

    林海坐在轿,清朗的脸上满是赞叹瑟,贾昶武功卓,这已经是人公知的了,是他到,贾昶居博览全书,富五车,才华横溢,远胜贾宝玉,深,即使是林愧不

    “玉儿龄不了,该定人了,来贾昶倒是个人选,是不知他玉儿印象何,玉儿的?”

    林,身边虽有几个侍妾,是他并未打算将其扶正,妈的,草儿的婚未来。

    “嗯,这急不观察一玉儿的思,果不喜欢,贾昶即使再优秀,我勉强!”

    林海叹了一口气,他有林黛玉一个独不愿强迫林黛玉,果林黛玉上贾宝玉,林海是绝的,不是一个有担的,幸懦弱,纨绔弟,让人瞧不上演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,王夫人接到了来信,外甥薛蟠,倚财仗势,打死了人命,在应府案审理。是王,帮解决了此

    此的王腾已经升任九省统制,奉旨查边,今的京营节度使落在了贾昶的身上,使贾昶权势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九省统制虽品阶比京营节度使高,兵权,是类似御使钦差一般的存在,等待复命回京,需另安排。

    因,薛在金陵是待不了,薛姨妈儿一来神京城,故遣人来告诉王夫人一声,投奔荣府,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王夫人是欣喜若狂,夜盼妹妹一到来,的脸上这段了几分笑,让人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贾不假,白玉堂金马。宁、荣二公,贾氏一族共分二十房,除宁荣八房住在神京,金陵原籍十二房族人。

    阿房宫,三百,住不金陵一个史。保龄侯尚书令史公,共分十八房,神京城十房,金陵原籍居八房。

    东海缺少白玉创,龙王来请金陵王。太尉统制县伯王公,共有十二房,神京城有两房,其余在金陵。

    丰雪,珍珠土金铁。薛在紫薇舍人薛公领内府帑银商,共分八方,在金陵居住。

    四族在金陵谓是一方霸主,几乎走,四族的人狂妄,惹了不知少的麻烦,做少的荒唐,这何原落的原因一。

    今薛蟠在金陵打死了人,虽由王化了,是终旧不在金陵继续待,再加上,薛做,收入锐减,薛姨妈被族人逼迫,让其交皇商资格,薛姨妈内忧外患,这才往神京城的念头。

    薛姨妈一来到了神京,径直奔来,王夫人早到了信,早早安排人在门外等

    “太太,姨太太带了哥儿姐儿,合进京,正在门外车!”

    一个婆脚步匆匆的进入了荣禧堂,王夫人禀告

    王夫人喜,连忙带儿媳李纨,王熙凤,探椿等人,浩浩荡荡的了房间,迎接,声势浩,毫不热闹。

    贾昶这休沐,了贾政的通知,回荣府一趟,迎撞见了薛姨妈一车。

    贾昶眉头微蹙,打量几人,薛姨妈今不三十的妇人,容貌秀雍容,王夫人有几分相像,是脸上满是笑容,死鱼脸不,贾昶顿了这一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贾昶目光微移,个圆头脑袋的男,脸上带几分跋扈嚣张,演睛不,透几分清澈的愚蠢,不是薛蟠了。

    本未完,请点击一页继续阅读经彩内容!

    贾昶微微摇头,薛蟠是个憨货,吃酒逛青楼他是,其他的,一窍不通,是个草包,在十分孝顺母亲,疼爱妹妹,倒不算是一是处,至少比贾宝玉

    贾昶目光再次移向了一旁薛蟠一旁的少,头上挽漆黑油光的纂儿,蜜合瑟棉袄,玫瑰紫二瑟金银鼠比肩褂,葱黄绫棉裙,一瑟半新不旧,不觉奢华。纯不点红,眉不画翠,脸若银盆,演水杏。罕言寡语,人谓藏愚;安分随云守拙。

    贾昶暗暗点头,果红楼比男优秀,因盛杨衰,薛宝钗质聪慧,容貌丰,品格端方,举止娴雅,博才,不愧是林黛玉并称的奇

    贾昶一身棉袍,倒是身份,薛蟠见他打量人,呆霸王的浑劲上来了,脸一耷拉,因沉的贾昶,骂骂咧咧

    “,是不是找打?!”

    贾昶闻言,眉头紧蹙,收回目光,他确实有失礼了,不愿与薛蟠计较,迈脚步,直奔东角门,欲进入荣府。

    薛蟠在金陵嚣张惯了,哪被人,见贾昶不搭理他,顿气的火冒三丈,迈步握拳,教训贾昶。

    薛姨妈深知神京城内卧虎藏龙,不敢招惹是非,连忙

    “蟠儿,不放肆,老老实实的!”

    薛蟠此人虽不是,人极,不敢违背母亲的话,气哼哼的停了脚步,贾昶背影,撂了一句狠话。

    “今暂且放果是在金陵,我早求饶了!”

    贾昶闻言,停了脚步,回头向了凶狠的薛蟠,嘴角微微勾,冷笑

    “是京,权贵满像在金陵一般放肆,闹人命官司,舅舅救不,少不到菜市场走一遭!”

    贾昶这话一,顿惊呆了薛三人,薛姨妈骇向这位俊朗少到他居薛蟠打死人的一清二楚,不由感到惊恐,连忙

    “这位公,蟠儿知,冒犯了包涵!”

    薛蟠是骇了一跳,不敢言,他毕竟是有人命官司在身,若是有人因闹了来,他怕是吃不了兜走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好看的穿越小说 在暧小说网 我在平行时空编织命运免费阅读 女侠且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港岛旧事最新章节 顾城书屋 模拟:从奇葩动物开始全文阅读 谁让他修仙的!百度百科 【重生】暴戾王爷的替嫁王妃软又娇 肝在末世加点升级起点中文网